上茄子app

2021年7月8日 @ 上午8:36

所谓天阶上品,这是对法宝法器品质上的一种划分。

不同的法宝法器,因为炼制材料的品质优劣不同,所以法宝成形后的品质高低也有所不同。

不论炼器水平与手段的高低。

通常来说,品质级别越高的炼器材料,所炼制出来的法宝品质就越高,其成长潜力和所能激发出来的威能也越强大。

和功法武技神通的级别划分类似。

在二级以上的修炼之星上,修炼者也将法宝法器的品质,从高到低划分为天地玄黄四大级别。

其中每个级别又细分为下品、中品、上品和极品四大档次。

李傲天前世炼剑无数,也自认炼制出了不少的好剑。

比如他前世的本命飞剑傲天剑,那便是天阶极品的飞剑。

虽说前世拥有过天阶极品飞剑。

但对李傲天来说,他眼前的一百零八柄金色飞剑,和傲天剑的意义完不同。

首先,傲天剑是他前后经过多种帝级材料熔炼,并且在剑噬秘术的帮助下,才慢慢成长为极品飞剑的,并非初次炼制,便拥有了天阶极品的品质。

超高清唯美仙美女图片

其次,傲天剑是李傲天的本命飞剑,在他长年累月以真元培炼之下,品质能达到天阶极品,这并不意外。

不同于傲天剑,此刻李傲天眼前的一百零八柄金色飞剑,只是他花了不到七天时间,一次性炼制出来的。

虽说炼制材料用的是帝级品质的紫金天雷竹。

但以李傲天对紫金天雷竹的了解,这种材料和那些极品帝级精金相比,还是有一些差距的。

据李傲天所知,纵然是用极品帝级材料炼制飞剑,那也很难一次性炼制出天阶上品的飞剑来。

可偏偏他此次用紫金天雷竹就做到了,而且还一次性炼制出了一百零八柄天阶上品飞剑,这份意外之喜,李傲天一时之间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“不对……紫金天雷竹虽然是帝级材料,可最多也就只能炼制出天阶中品的法宝来,而且还得花费大量心血长时间精心炼制,才有可能做到……”

“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,才会造成眼前这样的结果呢……”

迅速平复了一下心神,李傲天忍不住思索了起来。

一下得到了一百零八柄天阶上品飞剑,这对李傲天来说虽然是件天大的好事,可他并没有被兴奋冲昏头脑。

他很清楚,这其中必定有古怪,只是他一时之间,想不到其中的关键罢了。

正当李傲天心生疑惑之际,一股强大的准帝威压突然从天而降。

紧接着一位身穿蓝色长袍的枯瘦老者,如鬼魅一般自虚空中走了出来,来到了李傲天的身前不远处半空。

这蓝袍老者虽然看上去年岁不小了,体型也很枯瘦。

但他的修为却是不弱,已经达到了准帝巅峰,可以说半只脚踏入了帝境。

“孙魇……”

一见到突然出现的蓝袍老者,李傲天顿时忍不住瞳孔一缩。

此人他一千年前就认识,乃惊雷门太上长老孙魇,在惊雷门中论辈分和实力,只在惊雷帝尊雷惊云之下,即便是放眼整个东荒星域,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。

并没有注意到李傲天的眼神变化。

孙魇自虚空走出来后,其目光便一直盯在李傲天身前的一百零八柄金色飞剑之上。

其浑浊的老眼之中,甚至还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贪婪之光,

“好剑……真是好剑啊……”

“小道友,这些飞剑,可都是你炼制出来的?”

强行按耐住了心中的贪婪,孙魇在赞叹了两句后,将目光自金色飞剑,转移到了李傲天的身上。

“是我炼制出来的,有什么问题么?”

见孙魇这等级别的人物都露面了,李傲天知道事情闹大了,他迅速将身前飞剑收入了体内,随即出言反问道。

“当然有问题了,根据我东临城的规矩,如无特殊情况,任何修炼者都不得在公共场合动用修为,你炼制飞剑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这可是违反城规的!”

孙魇较有深意的说道。

“首先,我并没有动用修为,之所以闹出了这么大动静,完是因为剑成之时,因飞剑品质过高,从而引动了难以人为控制的天地异象。”

“其次,我并没有在公共场合炼剑,只是这通天楼内的禁制不够强大,没能挡住飞剑引动的天地异象罢了。”

听出了孙魇话语里的不怀好意,李傲天面无表情的辩驳道。

“没有动用修为?呵呵,那请问你现在是如何御空的啊?”

“还有,你说刚刚的天地异象难以人为控制,这一点老夫并不认同,你若不在我东临城中炼剑,又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呢,所以,该认的罪,你还是得认,该接受的惩罚,你还是得接受。”

孙魇语重心长的劝道,一副前辈教训晚辈的口吻。

“孙前辈,这一切都是误会,还望你不要见怪!”

人影一闪,地面的南宫霖迅速飞上了半空,来到了孙魇的身前。

“南宫霖,这么多人都见证到了的事情,你怎么能说是误会呢。”

显然和南宫霖早就认识,孙魇冷着脸道。

“前辈说不是误会,那就不是误会吧,但今日这事,还真不能怪这位李道友,他是我通天楼的客人,在他炼器过程中发生了这种事情,主要责任在我通天楼,我作为通天楼掌柜,愿意依照东临城的规矩,交纳处罚元晶。”

冲着孙魇恭敬的行了一礼,南宫霖态度诚恳的说道,显然是在帮李傲天解围。

“此事完是由他炼器不当所造成的,我孙魇又不是不明事理,怎能怪罪你通天楼呢,这里没你的事,滚吧!”

脸色阴沉的白了南宫霖一眼,孙魇轻声喝斥道。

“前辈……此事真不怨李道友,还望你给我一个面子,就不要为难李道友了。”

混迹修炼界这么多年,南宫霖岂会猜不到孙魇的小心思。

虽然他不想与孙魇交恶,但李傲天的“真实身份”乃是他南宫家秘境弟子,再加上李傲天与他有交易在身,他实在是难以说服自己置身事外。

“给你面子?哼,你算什么东西,就是你南宫家家主南宫烈,老夫也没放在眼里,我再说最后一遍,滚!”

面露不屑的瞪着南宫霖,孙魇身上突然爆发出了一股至刚至猛的准帝威压,如同一座从天而降的大山,瞬间便压落在了南宫霖的身上。

在孙魇准帝威压的突然压迫下,南宫霖脸色骤然大变。

他体内气血翻涌如海,身体不受控制的自半空坠落下了地面,口中甚至还溢出了一缕精血。

“此事因我而起,与南宫道友无关,你到底想怎么样,直说吧!”

知道孙魇针对的是自己,李傲天也没有再废话,直入正题道。

“不是老夫想怎么样,根据我惊雷门给东临城立下的城规,你私自在城中动用修为,并且引起了城中不小的混乱,你必须亲自去城主府认罚,如若不然,我有权当场诛杀你!”

孙魇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“哈哈哈哈,老家伙,你不就是看中了我炼制出来的那些飞剑嘛,你想明抢就直说,至于这么拐弯抹角的诓我去城主府吗,别以为我不知道,一旦去了城主府,那我就只能任你们宰杀了。”

对孙魇所言,李傲天面露鄙夷的冷笑道。

“小子,老夫是什么身份,又岂会贪图你一个小辈的东西,你触犯了城规,就得按规矩接受惩罚,哪来那么多废话!”

心中所想被李傲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拆穿,孙魇虽然心中不忿,但表面还是装的极为镇定。

“那如果我不打算接受惩罚呢?”

李傲天眼露寒光的问道。

“你若不打算接受惩罚,那为了维护我东临城的威严,老夫便只好将你当场诛杀以正视听了!”

孙魇说着,眼中露出了一抹凌厉的杀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