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怎么跟读故事

2021年7月18日 @ 上午10:45

楚慈十分淡地开口:“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顾安西震惊了,咽了一下口水:“那……我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电话挂了,她侧头看着一旁的薄熙尘,“小叔,世界玄幻了。”她埋进他的怀里,嗷了一声。

薄熙尘笑笑:“楚慈好像也28岁了,挺不容易的。”

顾安西哼哼:“你是不是也认为自己不容易?”

薄小叔微笑:“好像一切都得到了补偿?”

顾安西的小脸有些烫,不和他说话了。

回到思园,薄熙尘不许她做事情,只要没有特别重要的手术,他都在家里看着她,顾安西好久没有这样无聊了,靠在沙发上拿了本漫画看……

一会儿,她随口问:“对了小叔,今天好像是顾明珠的生日哦。”

薄熙尘淡淡嗯了一声,没有说什么。

顾安西小声问他:“你们都不去吗?”

薄熙尘拿了笔记本在一旁处理事情,声音更淡了:“你薄爸爸和薄妈妈商量过了,说你身体没有好,让二叔去走下过场就行了。”

气质美女长发披肩白净面孔高挑身材写真图片

顾安西哦了一声。

他倒是抬眼,“你薄妈妈挺生气的。”

顾安西乖乖靠着他:“我有人疼啊。”

这事儿发生后,王可如每天送汤汤水水过来,只是味道实在是一言难尽。薄妈妈更是怕她化了一样,各种疼爱,薄家上上下下也是。

顾安西想想,就有些好笑,笑着笑着就缠着他撒娇,薄教授一本正经地说:“不可以。”

她愣了一下,才悟出他的意思,手握了拳头轻轻捶他:“小叔你太坏了。”

后来,她倒是老实了,乖乖窝在他怀里陪着他处理公事。

兰室里,安安静静的。

一室静好。

……

另一边的顾宅,正在如火如茶的准备着顾明珠的生日。

宴会,是在北城最大的酒店举行,北城大半的名流都来了,其中最分量的就是王竞尧。

王竞尧出差两天,才回了北城,还不知道顾安西车祸的事情,满打满算地以为顾安西也会来,当哥哥的虽然飞了十几个小时,但是当晚还是容光焕发,颇为英挺逼人。

顾远山携着唐媛一起出去迎接,顾明珠站在一旁也是青春动人。

王竞尧这样的人物,举止投足都是极被关注的,他挥洒自如地应酬几句,便进了宴会厅……

一旁先到的秘书长小声说:“王先生,薄家的人都还没有来。”

王竞尧皱眉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秘书长的声音压低了:“好像是顾小姐出了个小车祸!当时人是在顾太太的车上的。”

王竞尧轻声问:“人怎么样?”

“轻微脑震荡!今天出院在家里休息。”秘书长把打听来的一一说来。

大人物回头看看光彩照人的顾太太,拧了眉头:‘那小混蛋身手那么好都受伤了,顾太太怎么完好无损?还有心情在这里给小女儿过生日!另一个就不是她女儿吗?’

秘书长不敢说。

恰好这时薄情来了,算是薄家的代表,好歹给了顾远山最后一点儿脸面。

薄情的态度很冷淡,他一直也不是一个十分热情的性子,顾远山倒是问了一下顾安西的身体,薄情淡声说无事,便进了主厅。

顾明珠小声问唐媛:“妈,薄家是不是故意不来的?”

唐媛微笑,“可能因为走不开吧!”

她在看见薄情时,还是有些激动的……可是她心里始终忘不了薄情看着顾安西的眼神。

顾明珠可不知道她的心思,又小声说:“只要王先生来就好啦!”

唐媛收拾了心情,拍了拍顾明珠的手:“你分得清轻重就好。”

她又轻声交待,“一会儿开舞时,你可以邀请王先生,他是今晚最尊贵的客人,不会有人说什么的。”

顾明珠轻声嗯了一声。

唐媛此时是把自己的私人情感扔到脑后的,一心想要扶持顾明珠。

只要明珠攀上了王先生,一切,都会逆转。

母女两人一边说话,一边就回了厅里。

宴会厅里衣香错影,说不出的热闹,这样的大场面距离上一次还是好几年前了吧!

顾明珠轻轻地抿了唇,没有薄家,她依然是那颗耀眼的明珠,仍是北城第一名媛。

这时,北城的某名主持在台上互动,说了些俏皮话以后就请顾明珠上台,宣布今晚开舞的舞伴。

在场的人都猜出来了,这种场合必定是王竞尧。身份摆在那里,而且大人物一般也会给小女孩一个面子。

顾明珠特别激动,一袭白色礼服穿得极为好看。她上台,声音很是激动地说了几句话,随后就邀请王先生开舞。

现场的女孩子们都很羡慕,毕竟不是谁的生日王先生都会参加的,而且他们听说了王先生对顾明珠很不一样。

顾明珠宣布了以后,屏住呼吸,灯光师也在找王竞尧的身影,但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着。

这时,终于有人过来低声说:“王先生半个小时前就离开。”

顾明珠咬着唇,不相信,更是有些下不来台,好在主持人经验老道,“王先生大概走开一会儿,那咱们就换一个人开舞。”

虽然场子是圆过去了,可是意义却是完不同了。

顾明珠勉强跳完一支舞,下了台,特别地委屈。

唐媛这时已经得到消息王竞尧离开了,小声地告诉了顾明珠。

顾明珠喃喃地说:“怎么突然就走了呢。”

唐媛柔声安慰:“王先生这样的人物,总是会有忙不完的事情。”

她又说:“王先生送了你礼物了,是很难得的一对南洋珍珠耳钉,你会喜欢的。”

顾明珠拿了过来,静静地看了。

一会儿,她轻声开口:“那他,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吧。”

唐媛知道她心里患得患失,又柔声安慰了一会儿。

酒店的停车场,王竞尧已经上了车,秘书长坐在他身边低声问:“您现在去的话,会不会招人非议了?”

“有什么好议论的?”王竞尧冷哼一声:“我只是想看看那个小混蛋伤得怎么样了。再说,我又不是夜探香闺什么的,去的是薄家。”

(本章完)

最新网址: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