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老师上门

2021年7月19日 @ 上午5:26

“你既然知道这灭绝魔丹的厉害,那还不赶快滚!”

没想到七杀居然认识灭绝魔丹,紫烟在意外之余,面无表情的大声喝斥道。

“滚?我为什么要滚,你觉得我都已经知道有灭绝魔丹这种东西的存在了,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,我会来你王家找李傲天寻仇吗?”

七杀不以为意道。

“你什么意思,我这可是七阶四星的灭绝魔丹,一旦自爆,其威能便相当于道君四重修炼者自爆道胎,你自己也说了,你那同为巫门十二将的兄弟血天中,也是死在了这灭绝魔丹之下,我就不相信你能抵挡这灭绝魔丹的自爆之威!”

紫烟说着,体内真元运转,准备随时激发手中的灭绝魔丹。

“既然你不相信,那就试试看吧,不过我可提醒你了,一旦你这枚灭绝魔丹自爆了,能不能杀我尚且先不说,整座飞云城怕是都会保不住了,到时候你王家的所有人,包括你父母和李傲天在内,都难逃一劫。”

“尤其是李傲天,他现在正在闭关突破的紧要关头,根本就没有自保之力,你这灭绝魔丹一爆,他马上就会随着你身后这栋阁楼一起飞灰湮灭!”

七杀有恃无恐道。

被七杀这么一说,紫烟顿时犹豫了起来,若是赔上她自己的性命,她倒也无所谓,可要是因此搭上了李傲天和自己父母的性命,她实在是有些下不了手。

“别纠结了,你是不会激发这灭绝魔丹的,所以还是赶紧决定要不要做我的巫奴吧,我最后再给你十息的时间考虑,你若是不答应,那我便只能强行收你为奴,然后大开杀戒了!”

七杀明显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,他语气冰冷的催促道。

清纯女孩的香闺芳香十足

“我让我答应你也可以,你先放我父母离去!”

在七杀的苦苦相逼之下,紫烟一咬牙,说出了自己的一个要求。

“首先,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,其次,你别想拖延时间等待援兵,我也不怕告诉你,你王家所有的强者,包括那极道宗的弘衍在内,都已经被我的同伴控制住了,他们自身都难保,是绝对不可能来救你的!”

“至于你想拖延时间等李傲天出关,那也是不可能的事,玄王突破至道君,这可不是短短一两个月就能做到的,据我所知李傲天才闭关不到一个月,所以你现在根本就没有退路!”

显然是猜到了紫烟的心思,七杀冷笑着说道。

“你”

心中所想被七杀看破,这让紫烟的脸色尤为难看,她是真不想答应给这七杀为奴,但又不想让自己的父母和李傲天死。

正当紫烟为难之际,突然,一道炫目的金色灵光,自玉倚楼内冲天而起,紧接着自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元气漩涡。

这元气漩涡看上去就像个巨大的金色漏斗,足有近百丈之巨,竖立在半空中极为惹眼。

“怎么回事!!”

天空中突然出现的异象,第一时间便吸引了七杀和紫烟的目光,就连玉倚楼中的青儿和林兰二人,也都快速走了出来,抬头看向了天空的元气漩涡。

“嗡”的一阵虚空颤鸣,半空的金色元气漩涡自动飞速旋转了起来。

随着元气漩涡的旋转,一股强劲的无形吸力,以元气漩涡为中心,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的席卷而开,眨眼之间变覆盖了方圆上百里的天空。

在无形吸力的牵引下,一时间八方云动,方圆百里内的天地元气都沸腾了起来,随后一窝蜂朝着元气漩涡所在方向聚拢了过来,将整个飞云城中的人,都给惊动了。

“难道傲天突破了!”

死死的看着天空中的惊人异象,紫烟脸色大喜,不只是她,一旁的林兰和青儿也都露出了激动的笑容。

龙昊虽然强大,但李傲天在林兰等人的心中也不弱。

毕竟李傲天在玄王境界之时,便已经可以逆斩道君强者了。

若李傲天真突破至了道君境界,其实力绝对会再涨一个台阶,要击败七杀这个昔日的手下败将,应该是不成问题的。

和紫烟林兰几人的面露惊喜不同,七杀的脸色阴沉如水。

眼珠子快速转了转,七杀抬手祭出了一柄血色魔刀,正是当初他在太一城重伤了李傲天的七杀刀,也就是他的本命法宝。

和当日在太阴城时不同,此刻的七杀刀,散发着七阶中品法宝应有的强大气息。

很显然随着七杀的修为大涨,作为七杀本命法宝的七杀刀也跟着进阶了。

没有丝毫的迟疑,七杀体内强大的真元运转,随后反手向天斩出了一刀。

伴随着血色刀光一闪,一道十余丈长的血色刀芒,带着浓郁的血煞之气自七杀刀内斜飞而出,朝着天空中的金色元气漩涡便横飞了过去。

血色刀芒薄如蝉翼,但凡其所过之处,空间如豆腐一般被切割而开。

眨眼间的功夫,血色刀芒便飞到了金色漩涡的近前。

眼看血色刀芒就要斩中元气漩涡了,就在此时,晴空万里的高空之中,突然响起了一声闷雷。

雷声刚响,一道接天连地的蓝色闪电,便自高空的虚空内破空闪耀而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直挺挺的劈落在了下方的血色刀芒之上。

只听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连带着整个王府都轻微晃一晃,看上去威势惊人的血色刀芒,一个照面便被从天而降的蓝色闪电轰碎了开来。

“这是天劫这这怎么可能!!!!”

亲眼目睹了自己斩出的刀芒被闪电轰碎,正紧握着七杀刀的七杀脸色骤变,瞳孔深处第一次露出了畏惧之意。

还没等七杀反应过来,一声沉重的炸响再次响起,却是紫烟等人身后的玉倚楼,没有任何征兆的由内自外彻底轰塌了开来。

随着玉倚楼的轰塌,一人一虎浮现在了半空之中,正是李傲天和他的灵兽不败。

此刻的李傲天正双目紧闭盘膝漂浮在半空中,而不败则死守在他的身旁,看上去极为谨慎。

“李傲天!!!!”

随着李傲天显露出身影,七杀顿时自震惊中反应了过来,他也没有再管天空中的金色元气漩涡,挥刀便朝着李傲天冲了过去,显然是想先下手为强,将李傲天斩杀了再说。

有着前九世的修炼经验,七杀十分清楚,李傲天此刻已经到了冲击道君境界的最关键时刻,连天劫都已经在开始酝酿了,一旦李傲天破镜成功,天劫便会降临。

虽然不知道李傲天破境,为什么能引动天劫。

但七杀此次就是为了杀李傲天而来,他不想让李傲天顺利突破,更不想让李傲天渡劫。

一个闪身间的功夫,七杀便飞冲到了李傲天身前。

手中长刀血煞杀气弥漫,七杀没有丝毫留手,冲着李傲天隔空斩出了一道殷红如血的血色刀罡。

血色刀罡只有丈许来长,虽然没有七杀刚刚那一刀来的绚丽夺目,但这刀罡之中却充斥着一股道境级别的意境之力。

这股意境充满了杀伐之气,隔着老远都让人感觉一阵脊背生寒。

“吼!!!”

面对七杀斩出的血色刀罡,死守在李傲天身旁的不败张口一声怒吼,紧接着双爪齐动,交叉挥出了十道金色的爪芒。

十道金色爪芒犀利如刀锋,带着刺耳的破空风声,很快便和血色刀罡自半空对冲在了一起。

只听一阵精铁交击的铿锵之音响起,不败挥出的金色爪芒,在和血色刀罡僵持了片刻后,都自主爆碎了开来,竟是根本就挡不住七杀的攻击。

金色爪芒一碎,血色刀罡没了阻挡,继续朝着李傲天逼近而至。

眼看血色刀罡就要斩中李傲天了,不败连忙纵身一跃,横档在了李傲天身前,企图以自己强横的肉身,挡下七杀这霸道的一刀。

“不败,你退下!!”

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,李傲天一把拽住了身前不败的尾巴,随后将不败扔向了下方地面的紫烟。

“哐当”一声硬响。

就在李傲天扯开不败的同时,七杀斩出的血色刀罡,不偏不倚,正好斩落在了李傲天的胸膛之上。

并没有七杀想象中,李傲天被一刀斩成两半的画面出现。

看似威势惊人的血色刀罡,斩落在李傲天的身上后,只是将李傲天的上衣都震碎了开来,并没能真正伤到李傲天的身体,反倒是血色刀罡被李傲天强大的肉身给震碎了。

“你的肉身居然又变强了!!!”

一刀未能伤到李傲天,七杀忍不住干咽了口唾沫,眼中的震惊之色,比先前更为浓郁了。

“你也不赖么,这前后不到一年的时间,你不但夺舍到了新的肉身恢复了元气,还将修为自道君三重,提升到了现在的道君六重巅峰,看来在这段时间里,你没少吸收炼化生灵精血啊。”

目露寒光的看着七杀,李傲天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“哼,这都是拜你所赐,我今天来王家,就是专门来杀你的!!”

七杀说着,体内杀意高涨,便欲再次对李傲天出手。

“慢着,要打可以,不过得让我先渡完天劫再说。”

不等七杀来得及动手,李傲天主动喊停道。

“哈哈哈哈,你觉得我会让你顺利突破渡劫么,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!”

七杀面露疯狂的说道。

“你肯定会给的,因为我已经可以突破了,而一旦我突破修为,天劫立马便会降临,你若想被我拉着一起渡劫,那就请动手吧。”

李傲天很是随意的说道。

“你少唬我,你还未真正凝聚出道胎,真正算起来,你还是玄王九重的修为,我才不会给你突破的机会!”

七杀杀气腾腾的说道,说完便朝着李傲天逼近了过去。

“看来你是真的很想让我死啊,我要是你,就会让我先突破渡劫,万一我要是死在了天劫之下,你不也可以省下一番功夫了么,即便我侥幸渡劫成功了,那也必定负伤,对你而言,不依旧占了大便宜么。”

见七杀逼近了过来,李傲天不冷不热的提醒道。

“哼,你当本将傻么,一旦我让你突破,成功引下了天劫,你要是死缠着我让我陪你一起渡劫怎么办,我才不会触这个霉头!”

一边慢慢的逼近李傲天,七杀一边冷笑着开口道。

“你放心好了,这是在王家,我就算想要你死,也不会赔上整个王家的,更何况我道侣还在这里。”

“七杀,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,在我渡劫期间,你若是敢动王家任何一个人,我以心魔起誓,保证不顾一切拉着你一起渡劫!”

目露凶光的冲着七杀放了句狠话,李傲天自盘坐中站了起来,他也不再管七杀,而是纵身一跃飞上了高空中的金色元气漩涡之内。

“嗡”的一阵虚空颤鸣,飞入元气漩涡之中的李傲天,直接化为了一尊近三十丈高的金色法相,正是他修炼出来的帝王剑尊法相。

随着帝王剑尊法相的凝聚成形,元气漩涡内汇聚而来的海量天地元气,都疯狂的朝着剑尊法相体内钻去。

在海量天地元气的入体下,巨大的剑尊法相开始由实转虚了起来,与此同时,剑尊法相身上散发出来的真元气息,自玄王九重巅峰,朝着道君境界飞速逼近。

看着由虚转实的剑尊法相,下方半空的七杀顿时犹豫了起来,他是真的很想杀了李傲天,但又怕李傲天真如其所说一般,能迅速突破引落天劫。

身为一个前后活了十世的老怪物,七杀对天劫的威力还是很了解的。

九死一生,这便是对天劫最贴切的形容,即便七杀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,但他也没把握能自天劫中存活下来。

“法相由实转虚,这是开始凝聚道胎的征兆,这家伙还真是个怪胎,上次见他才刚刚突破至玄王九重,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破入道君了,反正早晚都得死在我手上,就让他多活片刻!”

喃喃自语的嘀咕了一句,七杀身形一动,快速远离了玉倚楼所在的位置。

“不败,赶紧带着烟儿她们走,离我这里越远越好!”

七杀刚一离开,天空中紧接着便传出了李傲天的声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