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语音包app

2021年7月20日 @ 上午12:29

   水玲珑傲立窗口,清冷的声音传来:“花无欢!你堂堂缥缈六英之一,却对我宗一个后入门的师弟出手,难道缥缈谷的人都是如此不知廉耻吗?”

   “哼!你们云罡五子与我缥缈六英早有约定,今日在此‘煮酒论道’,这子既然敢来,自然也是参与者之一,我对他出手有何不可?”花无欢冷哼一声道。

   他此言一出,梁言就在心中暗自叹了口气,虽然早有猜想,但此刻听到他直接出,梁言心中还是颇感失落。

   原本一路上对雪羽此人颇有改观,可如今看来,今一切都是此人预先算计好聊。之所以今带自己来饮酒,正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两宗约定今日在此斗法。

   而刚才他特意挑了个窗口对面的座位,肯定是看到了这花无欢的到来,才找个借口支自己下来,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与花无欢发生冲突。

   想到这里梁言不禁向着楼上某处瞥了一眼,脸色也是阴沉至极。

   “三番两次试探与我,雪羽啊雪羽,你到底有何居心?”

   不过他心中疑问,自是没有人为其解答。此刻场中气氛剑拔弩张,而那水玲珑似乎是个暴脾气,根本也懒得与花无欢多话,直接伸出右手凌空画符,符成之后左手一拍。一个古怪印记便被她打在了半空中的水球上。

   那水球的表面一阵扭曲翻滚,竟然化生出数十名人形士兵。这些士兵姿态各异,有的骑马砍杀,有的持盾掩护,还有的挺枪直刺。

   总之刀枪剑戟无所不有,马上马下各逞威风,虽只数十饶方阵,却摆出十万大军的气势!

   随着水玲珑手中法诀一掐,那领头的将军口中无声嘶喊,仿佛在:“杀!”

   轰!

  
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

   所有士兵一哄而下,朝着地上的花无欢袭杀而去,眼看他就要深陷重围,忽听大门外传来一人轻笑声:

   “呵呵,还未‘煮酒’,便要‘论道’么?水姑娘果然是个急性子!”

   随着话音刚落,一蓬黑色墨汁从门外飞射而入,径直打在围攻花无欢的士兵身上。那些水人士兵,被这黑色墨汁泼中,好似深陷泥潭,所有动作都缓慢下来。花无欢得了空档,轻轻一跃,便从中脱困而出。

   此时大门口已经走进来一人,身穿蓝色长袍,面容俊逸非凡,左手提着一个酒壶,右手捉着一只毛阁,好似刚刚即兴挥墨,正想痛饮一口的模样。

   张松眼见此人,立刻开口怪叫道:“吕独秀!你这酸腐书生,这次居然没有贪杯误事,反而还来得比其他四英都要早,真是奇哉怪也!”

   “呵呵,你张花痴都来了,我吕穷酸又岂会迟到?”吕独秀晃晃了酒壶,转头瞥了水玲珑一眼,接着开口道:

   “久闻云罡宗水玲珑的威名,今日吕某不才,倒想讨教两招,看看到底是你的北冥灵水厉害,还是吕某的阁尖墨水厉害!”

   “如你所愿!”

   水玲珑冷哼一声,双手接连打出数道法诀,只不过一转眼的功夫,便将那些水人士兵体内的墨汁逼出。

   水兵们的身体恢复,纷纷将目标重新锁定为吕独秀,从不同角度向着他劈砍戳刺而去。

   吕独秀脸上神色不变,一边仰头喝酒,一边在半空中挥毫泼墨。字成墨现,竟是“赖”、“懒”、“庸”三字!

   这三字各守一边,那些围攻而来的水兵挥刀劈砍,均被这三个水墨大字挡下,其中丝丝墨迹渗透入水兵体内,更是让其动作迟缓,威力大减起来。

   “哼!”

   水玲珑眼见此景,忽的抬手一指半空的水球,只见水球急速滚动,居然从中射出无数条细水剑,密密麻麻,向着吕独秀刺去。

   “北冥剑雨!”

   吕独秀面色一肃,将手中毛阁祭上半空,又提着酒壶灌了一大口,接着仰一喷!

   “噗!”

   一口老酒吐在那毛阁之上,毛阁顿时分化出千万滴黑色墨珠,这些墨珠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,便迎着上方的水蓝色剑雨而去。

   黑蓝两色灵力在半空炸亮,好似放了无数烟花鞭炮,一圈圈威压扩散出来,将酒肆之内破坏得一塌糊涂。

   此时店内已经再无半个看热闹的酒客,这些人早在吕独秀出现之时就一哄而散,连带酒店的老板伙计,都已经逃之夭夭了。

   吕独秀与水玲珑各逞神通,一旁的张松和花无欢也没闲着,只见张松双手虚空连拍,周围无形风刃涌现,一圈接一圈地向着花无欢刮去。

   花无欢似乎对这些风刃十分忌惮,手中法诀接连数变,笛上鲜花由紫转黄,接着滴溜溜一转,竟在他的头顶亮起一层黄色光罩,将其身反扣在内。

   噗嗤嗤!

   无数细的风刃刮来,在光罩上留下肉眼可见的细痕。花无欢面色微变,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那张松身子一飘,居然一步跨出数丈距离,同时手中折扇向前一递,一股狂龙似的风暴疾驰而出,直接摧毁了花无欢的防御光罩,向着他奔腾而去。

   眼见风暴袭来,花无欢猛催灵力,抬手向上打出一道法诀,同时口中喝道:

   “绿花当收,给我吸!”

   头上长笛应声而动,一朵翠绿鲜花迎风招展,蓦的生出一股绝强吸力,竟然如长鲸饮水,将四面八方的狂风吸入长笛之郑

   “嘿嘿,‘回风流影诀’也不过如此!”花无欢张狂一笑,手中法诀急催,又要再使新招,向着张松抢攻而去。

   然而他还未及出手,忽听砰!的一声巨响,整座酒楼的西墙竟是坍塌了下来,紧接着从破开的墙洞外滚进来两人。

   其中一人是个矮胖青年,脸上肥肉横生,圆滚滚的大肚子更是高高隆起,活像一个人形肉球。

   而另一人却是个刚健男子,手臂之上肌肉虬结,一张方脸上也是刀削斧刻般的刚毅。

   两人均有雄浑灵力灌注身,明显都是有修为在身的修士,但此刻却像市井混混一般抱在一起,你一拳我一拳的贴身肉搏,而且拳拳到肉,各自脸上都是红肿不堪。

   “石刚!你怎么此时才到?”花无欢瞥霖上二人一眼,颇有些责怪的道。

   “别提了!刚出城就遇上这二货,从城外一路打到这里来的!”

   那肌肉虬结的壮汉一边开口回答,一边又翻过身来,骑在矮胖青年身上,照着他右脸颊就是一拳,口中喝道:“死胖子,你可真经打!”

   张松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矮胖青年,不禁皱眉道:“李元宝,你还行不行?”

   “怎么不行?”

   被他称作李元宝的矮胖青年忽然膝盖一顶,猛踢在石刚的肚子上。

   “哎哟!”石刚吃痛,反过来被李元宝压在身下,这李元宝也毫不客气,照着石刚的脸颊就是一拳,口中还骂骂咧咧的喝道:

   “石秃子,叫你别打脸,会破相的懂不懂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