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com影院

2021年8月11日 @ 上午11:44

攸伦温和一笑,右边的蓝眼睛里满是柔情,左边黑眼中的邪恶好似是从没存在过的幻觉,也荡漾无尽情谊。

“我左眼没瞎,只是双瞳异色,显得很另类而已。”他拉下眼罩遮住左眼,笑着说。

瑟曦心头发颤,莫名不安,却误以为是大

麻雀复活的缘故,也就没再追问姘头眼中风暴之事,只一个劲儿抱怨:

“圣母太偏心,我那么虔诚的祈祷,祂从来不回应我,今儿反倒复活了我的大对头。

得赶紧离开这,比武审判已结束,即便大

麻雀复活也改变不了这结果。”

“其实,您可以让劳勃·斯壮继续与大

麻雀比武,他刚复活,身体非常虚弱,趁他病要他命。”攸伦邪笑道。

这是金玉良言,大

麻雀伤口愈合,失去的鲜血却短时间内难以弥补。

别说还有九成“血量”的劳勃·斯壮,即便一个普通小兵也能车翻大

麻雀。

“你傻呀,这里是大圣堂,圣母都降临了,还与他比武?”

瑟曦却心中有了恐惧,没听他的“馊主意”,又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叔叔与儿媳妇,低喝道:

“还不走,指望圣母慈悲吗?圣母倒也慈悲,大

麻雀却恶毒。”

凯冯一把挥开侄女手臂,嫌恶道:“你回去,我留下与总主教大人修复关系。”

温柔恬静美女薰衣草捧花甜美唯美写真

“我也留下,我的审判早已完成,圣母降临我也不怕。”玛格丽眼神挑衅,嘴角带笑道。

圣母绝不会喜欢你这爱喝月茶的荡

妇!

瑟曦冷冷瞥了媳妇儿一眼,拉着攸伦就走。

麻雀并没与凯冯寒暄多久,他本人迷迷糊糊的,明明在神池中洗澡,怎么就又复活了?

他还特别疲惫,没精力折腾。

此时,他强忍乏累,带领一众修士与信徒,向圣母念叨一遍《七星圣经圣母篇》,便宣布今日的比武审判结束。

面对凯冯对比武审判结果的问询,大

麻雀沉默良久,点头认可了瑟曦的胜利。

“我输了,教会不会再追究太后的罪责,但我也不能以七神的名义宣布太后灵魂纯洁。”

“这不合规矩。”摄政王凯冯皱眉道。

的确如此,比武审判的胜利者理应得到七神背书:此人灵魂纯洁无瑕,没有罪孽。

故而,比武审判才那么神圣。

“按照规矩,比武双方都是信仰七神之人,可劳勃·斯壮是人吗?

我压根就不该允许那魔物进入神圣殿堂,它玷污了七神之荣光。”大

麻雀冷冷道。

“他只是长得有点丑”摄政王眼神闪烁,底气不足道。

麻雀向凯冯伸出粗糙干裂的大手,摄政王迟疑片刻,把自己的右手放了上去。

“轰!”大

麻雀掌心忽然腾起一团乳白光焰,把摄政王结实有力的右手覆盖。

“尔敢!”护卫在摄政王身边的白骑士马林,以为大

麻雀要用对付劳勃那样的魔焰焚烧凯冯,怒吼一声,就要拔剑攻击。

“住手!”凯冯连忙大喝一声,阻止道:“马林·兰特爵士,总主教大人没伤害我。”

这时大

麻雀也说话了。

“这是圣母赐予我的新神术,圣疗术。”

老头转头看向面露柔和笑容的圣母雕像,叹息道:“圣母之前赐予我铁匠神力,希望我用铁匠之力应付即将到来的长夜。

我却持之争勇斗狠,辜负祂的期望。

我明悟前非。

所以,我请求圣母收回铁匠之力,重新赐予我救世济民的‘圣母之印’。

今后我将不再持刀剑,我的双手只为祛除伤痛存在。”

凯冯惊羡道:“您复活时见到圣母了?”

“不仅是我,你们也都见到了,圣母就在这儿注视着我们所有人。”

麻雀枯瘦老脸隐约散发圣洁之光。

凯冯身子一震,心惊道:“对这次比武审判,圣母说了什么?”

“圣母什么也没说。”大

麻雀摇头道。

“怎么能什么也不说呢?”凯冯浓眉簇起。

关乎太后名誉与铁王座正统性、神圣性的比武,多重要的事儿啊,圣母不该亲自给个交代吗?

“什么都要圣母亲自处理,还要我这个总主教干什么?”大

麻雀淡淡道。

凯冯面色扭曲,“您是比武审判的参与者,如今又要做最终裁判,只怕”

“你刚才感受到了?“

麻雀问得没头没脑,凯冯却感受到抓住自己右掌的大手松开了。

“圣疗术很神妙,好似被净水洗涤般温暖。”他道。

“你把劳勃·斯壮捆缚双手手脚带过来,当着所有人的面,若他能承受对人类有益无害的圣疗术,我就代表七神宣布太后的纯净。

否则,我只能承认她脱罪,而不会为她过去的行为背书。”大

麻雀道。

“这”凯冯低声问:“圣疗术能驱魔?”

“七神乃正义之神圣,无论铁匠之圣炎,还是圣母之圣疗术,都对魔物有特殊伤害。

我之前败于劳勃·斯壮之手,就因为他被铁匠圣炎刺

激得发了狂,打乱战斗节奏。”

麻雀被复活,对七神的信心前所未有的强,故而也不再隐瞒一些圣母告诉他的七神奥秘。

——丹妮实在怕了,怕他因为无知,又作死般的浪,便把神术的使用范围与局限性告诉了他,还为他进行基础的超凡知识普及。

她原本不怕大

麻雀作死,可这次花费代价太大,她害怕还没回本,大

麻雀就又挂了。

凯冯爵士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去了,大

麻雀也没坚持太久,休息前,还告诉修士先别修圣堂被劳勃砸坏的地板,等他恢复精力后亲自向圣母赎罪。

圣母降临的消息在君临引起滔天风暴。

“七神在上,这是神话传说吗?死人竟被圣母复活?”

“哎,我早就说那个劳勃·斯壮不是人,果不其然,连圣母都被惊动。”

“之前还有河间地的人说红神能复活死人,我不信,可现在大

麻雀的脑袋被活活拔下来,我亲眼所见红神如何我不清楚,但谁再说七神是七根木头,我必将化身战争之子,为圣母的荣耀而战。”

“七神在上,当时在圣堂外的广场上,我就感到一道温和慈祥的视线,原来是圣母!”

这不是一个两个人,或者仅仅教会修士在宣传圣母降临之事,数百贵族,几十个平民代表,甚至王族都见证奇迹。

据说,就连赢得比武审判的瑟曦太后,在回到红堡后,也安排匠人在卧室隔壁小房间弄了一尊圣母雕像。

君临迎来一波七神信仰的热潮,奴隶湾也暗起波澜。

“老龙识途”快半个月的老囧奄奄一息地回来了。

呃,千般小心万般谨慎,老囧还是遭了瘟。

翼龙在阿斯塔波上空盘旋,却没有落下时,丹妮就心下一沉,猜到老囧有了不测。

果然,等她骑黑龙起飞,就见老囧脸颊满是蚕豆大的绿色疙瘩,就像癞蛤蟆的皮。

“陛下,我得了瘟疫,去灰鳞病隔离区。”他气喘吁吁,挣扎着喊道。

在城西50公里处的乱石滩,修建了一座四合院,是当日关押灰鳞病患者隔离区。

丹妮也没莽到直接与老囧接触,而是先取了一管血液——别怀疑,就是注射器抽血。

之后返回实验室,用巫透镜观察了一番。

非常可怖,又是魔兽级别的病毒!

丹妮不知该如何配置解药。

唯有一点,与灰鳞病病毒一样,丹妮完免疫这种被她命名为“蛤蟆脸”的病毒——其实是一只蚊子穿过安盔的呼吸孔,叮在鼻头造成的,只因为患者皮肤鼓包,看着像癞蛤蟆的皮。

就在丹妮准备再次邀请“东方青年一辈第一人”时,克林顿身上的蛤蟆豆竟自我消解,莫名其妙就恢复健康。

检查他的血液后,她看到他血液中多了一种抗体。

“这不奇怪,灰鳞病患者痊愈后,几乎免疫世间一切瘟疫。”魁晰道。

“那克林顿爵士为何会被感染上蛤蟆脸?”丹妮问。

魁晰道:“索斯罗斯环境特殊,适应那里环境的瘟疫却少有能在人类世间存活。

如果你能去一趟亚夏,就很容易明白这个道理。

灰烬河中的黑水几乎无法生存任何生物,偏偏有种畸变的恐怖鱼诞生在其中。

按说恐怖鱼的生存能力够强了,可离开亚夏,那种体内蕴含丰富邪能的鱼却会立即死亡。

你说的‘蛤蟆脸’病毒也一样,离开索斯罗斯雨林,立即发生衰变,弱到一定程度后,被灰鳞病抗体消灭。”

虽然魁晰的理论与老囧痊愈的事实,都说明灰鳞病抗体能免除瘟疫,但提利昂依旧为当日拉人填坑的行为表示庆幸与得意。

前后折腾一个多星期,吃啥吐啥,只能喝太阳酒——龙精兑白兰地。

曾经高大健硕的中年骑士,已然瘦脱了形,成了一具病病歪歪的骨头架子。

没见龙女王如今提到“索斯罗斯”时,都面色凝重,小眼神里闪烁淡淡的惧意吗?

“爵士,说说你的经历。”提利昂兴奋道。

他畏惧索斯罗斯,只因为现在没活够,却也没改变向往冒险与未知的性格。

倘若未来某一日,他游览过玉海、颤抖海、夏日之海、落日之海等相对安的地域,说不得无须龙女王驱使,他便自己就回尝试探索神秘的索斯罗斯。

老囧皮肤紧紧贴在颅骨上,好似一具活骷髅,但眼神比之前更明亮。

他回忆着说:“翼龙一直在天上飞,只能看到绿色的森林,青色的草地,开满彩色花朵的灌木林,亮银飘带一般的宽大河道,还有隐匿在林子中的幽暗城市废墟。

刚开始还好,我喝携带的酒,吃背包里的干粮,晚上睡在龙背上,不脱衣,不生火,一周后还真安然无恙地寻到龙巢。”